StuffThatWorks融资了900万美元来建立一个人工智能驱动的众包医学知识平台

利用人工智能、众包和机器学习为患者匹配治疗的初创公司StuffThatWorks今天完成了900万美元的种子融资。首席执行官雅艾尔·埃利什(Yael Elish)表示,随着该公司平台经历大流行驱动的增长,收益将用于加速上市努力。

为应对不断恶化的全球卫生危机,患者和医疗提供者寻求了数字卫生和医疗解决方案,以解决COVID-19引发的问题。在处于封锁状态的地区,远程探望现在是患者与专家联系的关键方式之一。此外,为提供者提供数据分析支持的数据和健康平台已经成为信息共享、研究和分析的关键。

StuffThatWorks是由谷歌旗下Waze的创始人兼前产品主管Elish与另外两位高管共同创立的:公司首席技术官Ron Held是前以色列国防军情报小组以及首席数据科学家Yossi Synett。Elish花了数年的时间帮助一位家庭成员应对一种疾病,这种疾病也对她的家庭生活造成了影响。经过几个月的网上研究,他发现了一种比处方更有效的治疗方法。

这段经历激发了Elish创建StuffThatWorks的灵感,这是一个利用人工智能的门户网站,让患者能够分享个人治疗,并发现最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该平台的算法将会员关于慢性、罕见和“孤儿”疾病(包括糖尿病和多动症)的数据转换为个性化的治疗效果洞察。其理念是,为成功的事情做贡献的人越多,它所积累的“权威”就越大。

据估计,谷歌每天的搜索量中有7%与健康有关,皮尤研究中心表示,超过70%的美国人通过谷歌查询自己的健康症状。但是,他们可以从各种资源中得到答案,从未经审查的到术语的,而错误信息和误解的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201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当癌症患者转向不那么有名的网络资源倡导的疗法时,比如用补充剂代替传统疗法,他们的死亡几率会高出2.5倍。

正如预期的那样,在获取医疗服务方面有困难的人更有可能寻求并遵循有问题的网上建议。2015年发表在《医学互联网研究杂志》(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上的一篇文章指出,提高公共可获得的互联网资源的准确性和可靠性,可能会“实质上”促进健康结果。

这就是StuffThatWorks背后的理念。在这个网站上,有18万名贡献者在110个不同的社区志愿提供了超过1000万个数据点和15万个“基于经验”的页面。Elish断言,每一种疾病都有数百种可能的治疗方法,但其有效性受到诸如年龄、性别、共病、甚至气候和生活方式等因素的影响。他说,正因为如此,要想获得关于哪种治疗效果最好的统计上可行的信息,就需要不断地从全世界数百万人那里收集数据——这个项目对任何一个组织或机构来说都太昂贵了。

StuffThatWorks鼓励“状况社区”的人们通过简短的调查分享他们对某一状况的匿名看法。在该平台收集了有关治疗方法、疗效和副作用的100个答案后,对一种疾病的初步了解就可以被社区看到,包括发病年龄、症状和加重因素。在数百名贡献者中,StuffThatWorks的预测算法开始发挥作用,根据有效性对处理方法进行排名。一旦有成千上万的人做出贡献,该平台就会为亚群体和个人提供有效的治疗。

StuffThatWorks使用自然语言处理来分析反应,并产生关于症状、共病、治疗等方面的见解。它的模型着眼于有问题的治疗的属性(例如治疗的类型、化学化合物和药物类别),以及报告该治疗的人的属性。这就解释了个人对某些类型的治疗的偏见,以及来自人口分布的偏见。随着更多的数据被收集,模型变得更加个性化,它们能够更好地解释这些偏差。

该平台通过一种基于积分的系统来激励参与——会员通过发布和回答问题、参与讨论、评价见解和贡献数据等方式获得认可。Elish说,公司希望人们最终能够使用积分来决定应该进行什么医学研究,尽管这些计划仍处于初级阶段。

确保成员的贡献保持“科学严谨”是StuffThatWorks六人医疗和咨询委员会的责任,该委员会包括斯坦福医学院和康奈尔大学的毕业生。Elish说,一个数据科学家团队定期检查有效性和准确性,他们努力确保用户保留对他们共享的所有数据的控制权。

StuffThatWorks表示,它完全符合“所有适用的隐私法律”,包括欧洲数据保护条例(GDPR)和加州消费者隐私法(CCPA)。该公司保留了数据保护官的服务,负责跟上不断发展的隐私标准和惯例。所有的处理和分析都在一个单独的数据库上执行,该数据库由匿名的、标准化的和聚合的数据组成,不包括任何个人身份信息。个人健康信息的访问仅限于工作人员维护数据库完整性的关键内容,并跟踪登录访问以防止滥用。

StuffThatWorks还声称,它永远不会将个人信息出售给任何第三方公司或机构。(根据CCPA,在平台的仪表板上有一个开关,用户可以请求永远不出售他们的数据,默认设置为“on”。)但该公司表示,它正在与“数量有限”的研究人员、医疗组织和患者倡导组织合作进行研究。

“人是对自己、自己的病情以及治疗方法有深入了解的人,”Elish说。“以有组织和有结构的方式收集这些知识是在规模上比较效率的唯一方法。当对所有慢性疾病都这样做时,它创造了一个数据金矿,可以极大地推进和促进研究,对患者和医学界都有利。”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83North和Ofek Ventures为StuffThatWorks的种子投资做出了贡献。在不久的将来,这家总部位于特拉维夫、成立仅两年的公司计划招聘工程师,为公司的增长奠定基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